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专题专栏 > 体育发展大家谈

关于我市青少年体育训练工作的几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9-12-13 14:24

长沙市体育局竞技与青少年体育处处长 张智锋

 

一、青少年业余训练工作的定位

依据我国竞赛训练体制的顶层设计,竞技运动的最高水平是国家体育总局管理的国家队,其次是由各省体育局负责的省级体工大队(俗称专业队),第三级是由各地级市负责组织的青少年业余训练队。竞技体育的三级制,决定了我们竞技体育的核心内容是组织开展青少年业余训练,中心工作目标是向上一级体育部门输送优秀运动员。

目前青少年业余训练工作的检验方式,主要是四年一度的省运会,其次是非省运会年的各项省级比赛。近年来,我市代表团在省运会上的成绩虽有所下滑,但仍然具备优势。不过自李小鹏后,我市已多年没有再出现奥运冠军选手。就此来看,所有省级比赛的名次和成绩,都不应是我们业余训练工作的终极目标,真正考验业余训练水平的应是本市运动员在奥运会、亚运会等国际赛事上的成绩,是否有世界冠军选手的产生才是检验我市竞技体育工作水平的最高标准。

二、目前工作的现状

1、青少年业余训练管理的缺位。近年来随着业余体育训练工作更多是体育与教育部门结合的模式后,体育部门似乎淡出了业余训练的日常具体管理工作。由于训练场馆都在学校,学生老师也都是学校管理,体育部门在业余训练的人员组织资金投入和场馆设施建设等方面都没有存在感,我们对业余训练工作的组织和管理几乎无从淡起。主要原因是因为我市青少年业余训练宏观规划执行不力,统筹管理手段落后。近年来我市青少年业余训练缺乏科学宏观的整体规划和评估机制,没有形成重点突出的精品项目设计,在传统学校的建设和后备基地的管理上欠缺科学统筹的考核管理和完备的支持体系。

2、缺乏高水平运动员的输送。目前我市青少年体育苗子都不愿加入省级专业队,更多选择了高校。然而学校体育与竞技体育的巨大差异,导致很多有运动天赋的青少年在特招入大学后运动成绩归于平淡,直接影响了我市多年未涌现世界级的体育选手。分析其首要原因是家长对于子女参加专业队运动队后的出路问题担忧。由于金牌运动员的金字塔效应,大部分的专业运动员在退役后面临读书和就业的困局。二是学校管理者的政绩观影响,认为优秀的体育特长生被北大、清华录取对学校的影响,远远强过向省级运动队输送一名运动员,所以更多的学校教练员支持鼓励学生继续选择高校体育特长生深造。

3、高水平教练人才匮乏。近年来我局训练单位的专业教练人才的引入严重不足,很多项目的教练员出现人才断档,一是由于体育和教育的在编专业技术人才的考核录用,受事业单位用人机制的束缚,无法将真正的优秀教练引进到体育专业训练岗位。然而事实证明,优秀的体育教练有其特殊的培养机制和成长规律,纵观国际国内刘国梁等顶级教练,无一不是优秀运动员出生,经过多年实践才成长为国际级的教练员。二是由于目前的绩效考核制度和激励措施调节力度有限,对于教练员的激励作用不大,导致青年教练员创先争优的劲头不足。

三、下一步工作的建议

一是积极探索建立四套体系:

1、优秀教练员的引入和评价体系。业余体育训练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金牌教练员,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具备运动天赋的好苗子必需要金牌教练的慧眼识珠,因才施教,才有可能脱颖而出成为高水平运动员。我们要从金牌教练员的评价选择入手,争取人才引进的政策支持,对符合条件的年青教练采用录用入编,对于成名的金牌教练采用高薪聘用等多种方式,针对我市的重点精品项目,大力引进高水平的教练员。优秀的教练员等同于优秀的科研教授,积极探索建立行之有效的绩效考核与奖励机制,建立优秀教练工作室机制,将运动员的成绩与教练员的收入挂钩,进一步提高业余训练工作的积极性。

2、科学训练的保障体系。今天高水平体育竞赛是装备器材的竞赛更是科学训练的竞赛,是对体育训练全过程中科研保障工作的全方位检验。从科学选材到机能监测,从运动技术分析到装备器材配置,从运动营养到赛后恢复等等无一不需要体育科研工作的全面介入。我们现在的科研投入严重不足,从科学选材到身体机能分析,从营养保障到新型器材,要求我们以重点项目为突破,逐步建立完善的体育科研保障体系,综合运用大数据管理,系统化数据化的全面掌握重点运动员的综合信息,有效提升训练效果和运动成绩。

3、梯队健全的输送体系。根据全市精品项目发展需要,在各区县(市)统筹布局,以传统体育项目学校为基础,以体育后备人才基地为核心,提高后备人才基地考核条件,提升支持保障力度,扩大培养范围,组建从幼儿园、小学、中学一条龙的体育人才输送体系。通过市队区建、市队校建等多种形式,构建多层次的体育后备人才梯队,确保体育后备人才的学习输送路径通畅。

4、社会共建的参与体系。近年来,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的多份文件均强调社会力量参与业余体育训练的有效结合。当前青少年业余训练的形式不再局限于传统的“三集中模式”,更多需要下沉到传统项目学校和各基层单位,包括社会体育俱乐部。充分利用学校的场馆,通过各个俱乐部的教练,培训在校学生,从中发现好的运动苗子,再组成市、区两级的业余体育精英集训队。如何有效利用学校场地,培育优秀的俱乐部,如何规范体育培训行为,组织形成市、区两级互动的梯队,解决体育训练场地不足和教练师资不足等诸多问题,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共建共同参与的青训体系,明确参与各方的任务和权益,确保在法律制度规范下的高效运作,是我们业余体育训练面临的新课题。

二是重点探索几个问题。

1、建立主教练负责制。运动队的主教练等同于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主教练负责制是所有高水平运动队的重要组织形式。在条件成熟的项目建立主教练负责制,充分授权主教练由其负责组织训练所需的人财物,给予必要的决定权,才能高效的组织好业余训练活动。当然,其权利与义务对等,相应的考核机制和监督机制同样需要建立,以成绩论唯金牌化是主教练负责制的关键核心。只有这样才能明确责任,突出绩效。

2、规范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管理。目前的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可以分类分层次,有的是以兴趣爱好培养为主的群众体育属性,有的可以作为业余训练的基础和延伸,能够承担业余训练的任务。通过青少年体育俱乐部为抓手,可以解决人才梯队的基数问题,解决训练师资的不足和训练场馆短缺等问题。由于从经济属性看,社会力量投资的俱乐部主要看经济效益,业余训练更多是需要政府加人个共同投入。俱乐部的规范工作可通过制定准入条件,严格教练员资质,提供教学指导,安排购买服务,明确日常训练考核要求等几个方面。其核心是实现钱跟事走(按项目需要),钱跟人走(按金牌输送)的良性机制。

3、形成重点精品项目。我市业余训练的重点首先还是要抓好田径、游泳、体操等基础性项目,这些项目不仅都是省运会的金牌大项,更是我市的传统强项,首先要确保在全省的绝对领先地位。其次要优先发展一批精品项目,如:举重、射击、女篮、男足、赛艇、花游等曾输送过国家队队员的项目,根据当前的财力、教练能力和硬件设施条件,合理布局,做到重点项目突出,精品项目成形,个别项目突破。

4、充分发挥训练单位的职能。局属三个训练单位,在承担了布局项目争金夺银的训练参赛任务的同时,更要适应当前青少年体育训练的新形势,积极承担项目训练的管理职能。主动与基层项目单位对接,将其纳入全市项目发展的统筹规划,将训练资源下沉,将训练指导前移,派教练深入各基层项目校共同参与选才、训练等日常工作,有效提升基层训练水平,形成项目发展的合力。

5、形成体教融合发展的新模式。2017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工作的指导意见》对竞技体育后备人才培养工作进行了顶层设计;201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体育强国建设纲要》,对我国体育强国建设进行了系统设计,对青少年体育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面对新形势,我们需要解放思想,主动改革,创新体教融合发展的新模式。通过均衡赛事资源,统筹体育项目传统校和后备人才基地布局,协调青少年运动员参赛输送,拓展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建设,培养优秀体育教练员等手段,全方面的协同体教两家资源,充分发挥各基层学校的积极性,优化全市的青少年体育工作环境,形成新时期青少年体育训练的长沙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