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专题专栏 > 体育发展大家谈

探索体教结合新模式,推动青少年体育新发展

发布时间:2019-12-18 12:58

探索体教结合新模式,推动青少年体育新发展

长沙市体育局办公室副主任 段龙

 

    长沙市体育局自1954年成立以来,培养输送了熊倪、李小鹏、刘璇、陆莉、鲍春来、刘英姿、孙文雁等多名奥运冠军和世界冠军,为我国竞技体育事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目前,我局共有3个局属训练单位(其中,长沙市体操学校为国家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基地)35名在职在编教练员,开展了25个奥运项目全市注册运动员达26000余人近年来,我们坚持走举国体制与市场机制相结合的体育后备人才培养道路,坚持“开放办体育”、“社会办体育”、“合作办体育”,在继续巩固发展传统体校的基础上,大力推进体教结合工作,初步形成了体教结合的四种发展模式,为青少年体育发展探索了新路径、积累了新经验。

    一、主要做法及成效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一方面“每个学生要掌握1至2项体育技能”成为普遍共识,中小学校虽然拥有丰富的体育场馆资源,但体育老师的数量明显不足,无法有效满足学生的需求。另一方面,传统体校招生选材难的问题日益凸显,体育后备人才培养模式亟待改革创新。上世纪80年代,长沙市的体育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就开始探索体教结合,近几年我市体教结合工作内容和形式不断丰富,加快步入制度化发展轨道。2002年以来,在我省的青少年体育锦标赛中,我市中小学校直接培养的运动员表现非常突出,所获金牌数占全市金牌总数的比例,由20%逐年增加到超过50%;由学校培养再输送至省优秀运动队的运动员有40余人,其中有10人还陆续入选了国少、国青队。

    1.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模式。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是以帮助青少年增强身体素质、掌握运动技能、培养体育后备人才为主要目标的体育社会组织,对广泛开展青少年体育活动、培养其体育运动习惯、提高其运动水平具有重要作用。近年来,长沙市体育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门进一步简政放权、强化管理,积极鼓励支持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发展。一是抓规范管理。2015年底,我局印发了《关于开展市级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创建工作的通知》,明确了市级俱乐部的申报条件和程序,正式铺开了市级俱乐部创建工作。2015年以前,我市仅有5家青少年体育俱乐部,而目前已激增到101家(其中,省级18家、市级78家、区级5家),并与众多高中、初中、小学和幼儿园开展合作,涉及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网球、游泳、击剑、田径、武术、摔跤、跆拳道、体育舞蹈、体操、定向越野等多个项目。

    2016年3月8日,长沙市芙蓉区教育局、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局联合印发《芙蓉区中小学校体育俱乐部实施办法》,明确了俱乐部的主管部门为教育局、业务指导部门为文体新局、登记发证机关为民政局;俱乐部与学校合作必须经教育部门批准,并每年签订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教育局、文体新局每年对学校俱乐部的业务管理、人才培养输送、参加各类竞赛等情况进行综合评估,实行动态管理和年度考核,并制定了评估细则。这是我市出台的首个区级俱乐部实施办法,不久岳麓区也出台了相应办法。2018年10月,针对俱乐部快速蓬勃发展的态势,我局适时出台了《长沙市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管理办法》,明确了我市俱乐部的注册登记、管理奖惩和经费管理使用等事项,进一步强化对全市范围内俱乐部的规范化管理。是抓业务培训。2015年以来,局每年都定期举办了俱乐部法人及教练员业务培训班,进一步提高青少年体育俱乐部自身管理水平和教练员执教能力。三是抓赛事体系。2015以来,我局每年都主办了足球、篮球、羽毛球等项目的俱乐部联赛,加强各俱乐部间的沟通交流和水平提升。总的来说,我市的青少年体育俱乐部正在由“依托学校的社会化”走向“依托社会的市场化”,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必将成为未来体育后备人才培养的主渠道之一。

    2.合作共建运动队模式。近年来,我市大力开展“一校一品”建设工作,共成功创建各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103所(其中,国家级4所、省级23所、市级76所)。主动与各级体育传统项目学校合作共建市级运动队,如2014年我局与长沙麓山滨江实验学校共建的皮划赛艇队,年多来参加全省比赛共获得30余枚金牌,还走出了入选国家队的旷明娜、易立琴等优秀运动员。目前,我市已经形成了“无项目不名校”的良好氛围,如湖南师大附中的校长就经常大会上讲:“不重视体育的校长不是好校长,不重视体育的学校不是好学校,不重视体育的教育不是好教育”。

    3.体育后备人才基地模式。我市共拥有各级体育后备人才基地33个(其中,国家高水平1个、省级4个、市级28个),28个市级体育后备人才基地均为普通中小学。从2004年开始,我市宁乡县开始布局举重、柔道、摔跤等重竞技项目建设,目前已形成宁乡一中(举重)、宁乡四中(柔道)、宁乡玉潭中学(摔跤)等知名体育后备人才基地。三所学校培养的运动员水平甚至超越了设在长沙贺龙体育运动学校的市代表队,还直接向省专业队输送了20名运动员。2014年,这三所学校成为湖南省体育局“四强工程”的重点校,具备了直接参加青少年体育锦标赛的资格。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市也逐步形成了三级训练体系,初级是基层学校及青少年体育俱乐部;中级是体育传统项目学校和市级体育后备人才基地;高级是市体校及部分突出的体育后备人才基地和体育传统项目学校。

    4.派驻教练集中训练模式。市体育局将在编在职的教练员派驻到学校,利用课余时间抓业余训练。雅礼女篮就是这种模式的典型代表,1985年我局彭丽君教练员开始到雅礼中学带训篮球队,运动员按年级、班级分散在普通学生中正常上下课,每天下午4:30至7:00集中到篮球馆参加训练。如今这支“学生军”已连续多年独霸全省,跻身全国一流,2015年还代表中国参加泛太平洋中学生运动会。

    为积极鼓励体教结合,我局从体彩公益金中列支专项经费,增加对体育传统项目学校的投入,加大对学校体育工作突出单位和个人的奖励。2004年开始,根据与教育部门联合检查评估的结果,每年给予承担上级参赛任务的学校10-30万元训练参赛费用。对市级体育后备人才基地每年分类给予6-16万元扶持资金。1988年开始,市体育局联合市教育局、长沙晚报、市广播电视台断续开展了“长沙市百名优秀体育教师、优秀业余训练教练员、优秀体育管理工作者”评选活动,颁发荣誉证书并给予一定的物资奖励。2014年以后,市体育局联合市教育局每年度常态化开展“长沙市优秀体育教练员和优秀体育管理人员评选活动”,每位获奖者都颁发荣誉证书并给予5000元物质奖励。同时,教育行政部门每年安排必要的体教结合专项经费,提高体育教师服装费标准,出台《关于促进长沙教育特色发展的实施办法》,建立了特色教育项目建设奖补机制,并明确“经费可用于从事特色项目建设的辅导教师费用支出和学生奖励”,大大提高了体育教师从事体育训练和学校体育特色创建的积极性,为体教结合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保证学校体育教学、训练。虽然我们投入的经费相比于先进城市不算很多,但也发挥了杠杆、支点的撬动作用。

    二、存在的问题

    1.政策不明朗。虽然我市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目前处于蓬勃发展的态势,但也面临着一些体制机制上的障碍。如由于青少年体育俱乐部属民办非企业,是民办性质,但俱乐部的设施主要依托学校,而学校属于国有资产,该不该收费、如何收费并没有明确的政策依据,而收费又直接关系到俱乐部“能走得多远”的问题。

    2.转化率不高。虽然我市体教结合工作开展地比较“红火”,极大地调动了青少年学生开展体育锻炼的积极性,从长远来看,必将极大地增强青少年的身体素质,也必将积累一大批未来的体育消费人口,但从体育部门的角度来看,很多拔尖的苗子最终并没有走上专业体育的道路,而是选择进入普通大学读书深造,体教结合的上升通道并没有真正打通。再往深里看,教育部门的主要目标是升学,尤其是名校升学率,这与体育部门培养专业体育人才的目标是存在利害冲突的。

    3.形势不乐观。目前,根据最新的国家政策,即将取消特长生招生,这势必会对体教结合造成一定影响。

    三、意见和建议

    1.建议从政策层面进一步明确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的性质和定位,为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的长远发展“廓清迷雾”。

    2.建议进一步打破体育比赛参赛资格的“门第限制”,真正实施广泛选拔人才,扩大选才用才视野,真正做到“能者上,庸者下”。

    3.建议体育总局多与高校合作共建国家级运动队,这样就可以适度解决体教结合培养出来的苗子,因为选择就读高校而体育特长被“荒废”的困境,也可以融合体教两家的根本利益,真正做到“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